當前位置:主頁 > 會計資訊 > 正文

會計法修訂獲通過 與業界期望有差距

時間:2017-11-18 00:04 作者:會計學習網 次閱讀

【內容概況】一直備受行業關注的《會計法》修訂(以下簡稱“新法”)終于塵埃落定。11月4日下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于修改會計法的決定。決定自2017年11月5日起施行。 那么,《會計法》修訂的主要內容有哪些?業界如何看待和解讀新法?《財會......

  一直備受行業關注的《會計法》修訂(以下簡稱“新法”)終于塵埃落定。11月4日下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于修改會計法的決定。決定自2017年11月5日起施行。

  那么,《會計法》修訂的主要內容有哪些?業界如何看待和解讀新法?《財會信報》記者就此采訪了專業人士。

  《會計法》小幅度修訂業內專家深感失望

  資深會計與審計專家、會計學博士宋文閣此前在接受《財會信報》記者采訪時曾談到,《會計法》的修改既不能做顛覆性修改,也不能只做小幅修改。此次接受采訪時他表示,現在看來,僅是進行了小幅度的修改。業界人士大多對此感到失望。尤其是實務人士,迫切希望《會計法》的修改能從職業資格、后續教育、責任判定、推進管理會計及業財融合等方面都有所體現,以適應當前會計事業的需要、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資本市場發展的需要。但從此次修改情況看,僅是對此前取消會計從業資格證書的熱議做出了回應而已。

  資深注冊會計師劉志耕在接受《財會信報》記者采訪時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他表示感到遺憾。這次修法僅是圍繞取消會計從業資格的內容進行了修訂,修訂的范圍窄、幅度小、內容少,所以,影響面也小,與修法前業界和輿論的期望、呼聲差距較大。

  劉志耕介紹,我國《會計法》自1985年發布實施以來,特別是經1993年和1999年兩次修訂后,在規范會計行為、提高會計信息質量、維護市場經濟秩序、推進法治社會建設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深入發展和經濟全球化進程的不斷加快,會計工作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會計法》的部分內容已不能適應新形勢下的現實發展需求。近幾年來,不少專家包括多位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均對會計年度、會計核算和監督、會計人員管理、注冊會計師行業管理等提出了改革建議或提案。從具體情況來看,有如何保障《會計法》的強制力,如何確立立法宗旨,如何確定《會計法》的邊界,如何確立《會計法》法律定位,如何界定會計目標,如何解決會計責任與權利匹配的問題,如何保證財務報表信息完整,如何解決會計違法賠償機制的問題,如何規范會計業務外包行為,如何解決國際上對中國會計信息質量的信任問題,如何解決與《公司法》、《證券法》、《稅收征收管理法》等相關法律以及與現行企業會計準則的協調問題。另外,現行《會計法》對會計工作涉及的新領域,如政府會計、管理會計、會計信息化、內部控制等內容還沒有做出具體規范,造成相關工作缺少法律依據和頂層設計,已不能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需要。由此可見,再度修訂《會計法》不僅十分迫切和必要,而且,社會各方對本次修訂《會計法》也寄予了很大、很多、很高的期望,盡管這次完成修法的速度很快,然而卻僅是圍繞取消會計證一項內容進行了修訂,其余內容均未修訂,讓大家大失所望。

  但劉志耕認為,可能正是由于上述需要補充、修訂的內容面廣、量大、情況復雜,而且很多問題還需要進行必要的調查、分析并征求各方意見,全面妥善解決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和精力,所以,本次對《會計法》的小幅修訂可能僅是“權宜之計”,僅是為了滿足先妥善解決好取消會計證及取消后的相關問題,其余問題等調查、研究并醞釀充分后再行補充和修訂。

  專業能力標準有待進一步明確

  新法修改了“從事會計工作的人員,必須取得會計從業資格證書”的規定,改為“會計人員應當具備從事會計工作所需要的專業能力。”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劉燕在接受《財會信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身體原因,近期沒有關注會計法的修改情況,但看到取消會計從業資格證仍感到有些意外。她提出了幾點思考。一是會計從業資格證書與會計專業能力之間是什么關系?會計職業界如何理解新規定?取消會計從業資格證書的立法目的是什么?是否僅是為了取消社會上太多太濫的資格考試還是有其他考慮?是否對此有進一步的立法說明?

  劉志耕認為,取消會計從業資格證書從表面上看是取消了對會計工作的準入門檻,是貫徹國務院簡政放權、放管結合的需要,是會計行業自身發展的內在需要,實際上在無形中提高了從事會計工作的門檻和對會計人員的內在要求。以往很多單位誤認為有了從業資格證就具備了從事會計工作的能力,所以,很多單位錄用會計人員時,無論是否具有從事會計工作的能力和水平,只要持有從業資格證就可以。

  取消從業資格證后,用人單位就必須對錄用的會計人員是否真正具備從事會計工作所需要的專業能力審核、把關。而對于會計人員而言,今后不能再依靠一紙從業資格證書,而需要靠真才實學、靠真技能、真本領。

  對于“應當具備所需要的專業能力”,宋文閣表示,會計人員的專業能力應當根據不同企業規模大小與管理難度、幅度,區分不同的專業能力要求。如上市公司的會計人員可能要求高一些,如要求取得會計師、高級會計師或注冊會計師的職稱或資格;其次,要有會計專業教育相關背景,如會計學或相關專業的學士或碩士。而對于中小微企業會計人員的要求,可能就會相應降低。或者可以直接明確至少需要初級會計職稱。

  宋文閣建議,對于不同規模和類型的企業,應制定不同的專業能力要求標準。或者授權企業可以根據自身實際情況制定相應專業標準。

  劉志耕提出,“會計人員應當具備從事會計工作所需要的專業能力。”對這句話如何理解、貫徹、執行和落實?對應當具備從事會計工作所需要的專業能力應該由誰去判斷?對專業能力衡量的標準、尺度、方式方法是什么?如果不具備又應該如何處理?他表示,對于這些問題還需要有關部門出臺相關后續規定予以明確。劉志耕認為,如果這些問題不能妥善和有效解決,將很可能使“會計人員應當具備從事會計工作所需要的專業能力”成為一句空話。

  他進一步指出,可以想象,由于企業大小不同、生產經營范圍、種類不同、會計崗位分工不同、各企業不同崗位對會計工作的要求和難易程度也不同,因此,對在不同崗位的會計人員而言,其所需要專業能力的大小和專業側重點肯定不同,就像對總賬會計和往來會計的專業能力要求差異很大一樣。這就給如何衡量和判斷會計人員是否已經具備從事會計工作所需要的專業能力帶來一定的困難,搞一刀切顯然欠妥,但分得太細又難以操作。所以,如何設定、衡量和判斷不同崗位會計人員應當需要的專業能力將是大難題,不然將會使得上述規定很難落到實處。

  會計人員違法將不得從事會計工作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因有提供虛假財務會計報告,做假賬,隱匿或者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貪污,挪用公款,職務侵占等與會計職務有關的違法行為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人員,不得再從事會計工作。而原《會計法》規定,不得取得或者重新取得會計從業資格證書。

  根據決定,會計人員有“不依法設置會計賬簿的”、“私設會計賬簿的”、“隨意變更會計處理方法的”等行為之一,情節嚴重的,五年內不得從事會計工作。而根據現行會計法規定,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財政部門吊銷會計從業資格證書。

  劉燕表示,對于若干情況下不得從事會計工作的規定,看似對會計人員施加要求而忽略了他們相對于老板所處的弱勢地位,但換個角度看,現行規定對會計人員提出了一些法律上的最低要求,會計人員也可以此來增加自己與想做假賬的老板的抗衡能力。如果會計人員都這樣做,老板們也不得不考慮找不到會計人員的麻煩。

  “不再從事會計工作,但是否可以從事與會計相關的工作。如,不做財務總監還可以做董秘、董事,或做審計、內控、風險管理等會計類相關工作。”宋文閣表示。

  宋文閣提出,修法中沒有明確區分做假賬的責任主體。做假賬的動因是什么?是會計人員自己要做假賬,還是董事會或管理層威逼脅迫,或是有其他特定目的,為了偷逃稅收或為了符合資本市場的融資要求,受到自身生存生命壓力而不得不協同或屈服。宋文閣告訴記者,在實際財務工作中,所謂的會計人員做假賬大部分都是為了脅迫或職業發展迫于壓力而為的。

  宋文閣指出,到目前,國家司法體系包括《會計法》都沒有定義何為假賬,有什么判定標準,沒有給出相對明確的邊界線。

  劉志耕認為,做不做假賬等違法違規行為的決定權不在會計一方,但做不做賬的決定權在會計一方。

  一般情況下,絕大多數會計人員本質上不想參與企業做假賬,也不會積極主動地為做假賬出謀劃策或弄虛作假,但往往由于會計職業的獨立性不足而身不由己。盡管此時會計人員并非主謀,有的迫于職業發展的無奈而為之,但從本質上講,正是因為會計人員的責任心不強、謹慎性不足或業務水平不高,沒有起到應有的監督和控制作用,客觀上放任了虛假會計信息的形成,這種放任無異于助紂為虐。

  劉志耕提出,對“不得再從事會計工作”、“五年內不得從事會計工作”的規定究竟應該由誰去監督執行?如何執行?也需要有相關切實可行的規定,否則同樣將淪為一句空話。

1
2
3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